風町1990番地🌟

【因與聿Future Series】:君が歩の道、追い詰め。–Chapter No.00

☆因與聿 Future Series:君が歩の道、追い詰める。(因受,嚴司x虞因主)★

未來捏造有,請自行審視是否閱讀,尚未閱讀原作結局者也請不要觀看,謝謝配合。



 

序章:開始的開始
 
 已經記不得是第幾次了,從那片黑暗中醒來。虞因默默的將窗簾拉開,隨後開始一天的行程。
 
 「早,阿因你還是一樣準時欸。」
早上九點過五分,趕在老闆發現之前偷溜進來的同事說了如往常般一樣的話語。虞因有時候覺得這種朝九晚五的生活,根本就像在玩RPG(角色色扮演遊戲)一樣,NPC(非玩家角色)永遠都是那幾句固定台詞。
「你不也一樣趕上了嗎?」
笑著丟回一句損人的話,虞因並不想多做搭理。
 
 大學畢業後馬上當兵,虞因跟台灣普遍青年一樣,選擇了這個做法。但有些不同的是,他在畢業之前就被企業看上直接被選走。對學藝術的學生來說,這並不稀奇。因此讓自己的上司等了十個月後,退伍就直接北上乖乖替他效命,正式踏入社會成會社會人,今年是第一年。可悲的是,關於他在家鄉時的所作所為不知怎麼傳的,居然連北部的警界都知道有他這號人物,因此他還是時不時就有機會進警局,做個優良公民,徹底貫徹警民合作精神。然而,這也是一切悲劇的開始…
 
 
 時間撥回半年前。這天虞因一樣正常的埋沒在殘忍的工作量裡,公司完全不管他才不過是個上班生活剛滿一個月的社會菜鳥,只管他能快點完成客戶的案子。此時,一旁的首手機不識相的響起-
「喂~阿因喔?我吳哥啦!」
方接通就聽見聽筒彼端的吵雜聲,虞因猜想對方肯定是在案發現場,會找他八成又有科學無法解釋的狀況發生。
「我知道,這次又是什麼?還是一樣先聲明,我可不保證一定能幫上甚麼忙。」
滿是無奈,但其實也習慣了,虞因耐著性子打算好好聽對方說。
「唉,這次的狀況連解釋都很困難吶,你現在有沒有辦法出來一趟?」
劈頭就要他翹班,虞因白了一眼。
「在十分鐘我就午休,可以等一下嗎?」
「喔-這樣喔…那我叫他們拖一下時間。啊地點齁,在東區光復南路這邊…」
記下吳哥給得位置,虞因暗自在心底算起到達現場所需的時間。
 
 其實早在要北上工作之前,虞因特別早了一個月進駐台北,為的是熟悉地形,以免工作的一天就遲到,跟刑事組的吳哥也差不多就是在這個時候認識。
吳哥本名吳景盛,刑事組組長,年約四十。平時為人和藹,所以相當好相處。
虞因第一次見到他是因為誤闖紅燈,剛好被輪休的刑事組組長抓到,一陣辯解後吳哥也沒為難他,只是請他到警局裡坐坐而已。
美其名是泡茶聊天,事實上是在知道對方就是大名鼎鼎的靈異偵探虞因後,發覺不快點跟這位褐髮青年套好交情不行 ,才半強迫的把人請進了警局。
「什麼靈異偵探,到底是哪個傢伙給我亂放話的…」
這是虞因出了警局的第一句話,他發誓絕對要去把這個流言的始作俑者揪出來痛扁一頓。
自從落海事件之後,虞夏幾乎是要拆了他一般的執行地獄級魔鬼訓練。結果就是培養出了可以以一打三的火爆姪子,這個結果讓訓練者感到相當滿意。
不過其實虞因的脾氣仍舊不可能比自家二爸還誇張,他也不會動不動就對人暴力相向。但至少現在要是又有人找上門來圍毆,他應該是能順利脫困了。
 
 「靠,有夠多人…」
出了捷運站,虞因被眼前人山人海的圍觀群眾嚇傻了眼。
「阿因,這邊啦!」
人群中突然伸出一隻手,用力將他帶了出來,是吳哥。
「現在到底是什麼情形,這麼多人圍觀肯定是大事吧?」
每個人的骨子裡都有喜歡八卦的成分,所以一個案子能吸引到的圍觀者越多,就表示它越是非同小可。
「齁,這些人,趕都趕不走吶!沒辦法,就讓他們看到夠啊,反正事情本來就很大條。大白天突然有人噴血掛在路中間,誰會不好奇?」
吳哥無奈的揮揮手,直白的說出了大概的情形。
「欸、就直接倒在那邊嗎?」
虞因開始覺得毛了,之前也遇過類似的案件,這種的通常都很難解決。
「對啊,目擊者都嚇死了哩,現在人還在局裡做筆錄。」
什麼大場面沒見過的吳哥不怎麼在乎,他覺得像這種突然之間慘死的人往往都不是什麼善類。
「我能過去現場看看嗎?」
「不行,我答應過你家阿爸了。」
當初拜託在讓虞因能參與案子時,他們就答應過不會讓他到案發現場,最多就是讓他看照片。
「那你把我叫來現場旁邊幹嘛?照片傳給我就好了啊。我還沒吃飯欸…」
哀號,虞因無力望天。
「嘿嘿,歹謝啦。啊就現場吃飽太閒的人太多,我剛剛叫阿虎先把目擊證人帶回局裡做筆錄啊,所以沒人幫忙弄照片。」
吳哥一邊說一邊拿出相機,一臉驚恐的交給虞因,就怕一個失手按到,裡頭的資料就會全毀在他手裡。
 
 「鐵鍊?」
虞因停下進食動作,疑問的看向吳哥。
「嘿阿,跟十年前那件的是同一條。」
吳哥翻動手邊資料,這是在虞因喊餓之後,他們決定附近找個餐廳坐下來好好談時他令人調來的舊資料。
「還真的…」
劈手奪過資料一看,上頭照片出現的鐵鍊的確跟他剛剛在相機裡看見的是同一條。
「十年前那件齁,真的是有夠弔詭的,到現在還是沒有正式破案吶。」
「欸、不是結案了?」
十年前,虞因還只是個剛念高中的小鬼,對於社會案件的注意力不如現在,也就沒有太多的記憶。即使他記得當時虞夏好像有被調過去支援,但其他的細節就不得而知了。
「結案了不代表就是破案了阿…」
吳哥突然語重心長的說起了當時的整個過程-
「這個叫夏蓮的查某因仔(女孩子)喔,很奇怪。那個時候她也是被鐵鍊綁著欸(綁住),可是警方一問她發生什麼事的時候齁,她就一直說這邊的人通通都是她殺的啦,沒辦法阿…只好把她抓起來,不然死者家屬不會甘休阿,而且證據也都成立。」
「四條人命欸?她一個人還被綁起來,因該不可能下的了手吧?」
一邊聽吳哥說一邊看著資料照片,虞因完全不相信這位名喚夏蓮的女子有辦法殺人行兇。
「就係供咩(就是說阿),警方也不相信。結果她齁,後來居然在監理所裡面服藥自盡吶。」
吳哥搖搖頭嘆氣道,能在警方的監視下服藥自殺得逞這點也很奇怪。
「咦?這個女孩子…」
虞因的目光停留在屍體近照的其中一張上,就在陳屍地點不遠處站了個身穿白色鑲蕾絲花邊洋裝的女子。
「什麼女孩子?阿因你看到了喔?」
吳哥湊上前直盯著虞因手裡照片瞧,但是上頭除了屍體之外並沒有其他的人影。
「…還真的,看到了。」
冰冷的氣息噴灑在耳邊,虞因感覺到了,那確實是夏蓮的氣息。接下來匡噹作響的冰冷鐵鍊纏繞住自己的頸項,眼前的景色開始一分為二再分為三,層層疊疊疊模糊成一片。
「阿因?喂,阿因!!!」
吳哥的聲音好像從天邊傳來,這是虞因在失去意識前聽見的最後聲響。
當再睜眼時,遊戲已經開始了,她跟他的遊戲,威脅與悲劇交織的推理遊戲。

10/03/06;字數:2476
 


 
【後記】
 
完全是憑著一股熱血拼出來的作品,寫了之後才發現自己真的有夠白目,
老是挑到要看地圖的作品。為什麼不寫阿因來高雄工作就好了嘛…(垂地)
 
不過真的是寫得很愉快的一篇,雖然這個開頭寫了之後可能要過陣子才能再
往下寫,因為接下來得要快點去拼合文的部分了。
寫的時候一直再聽的BGM是あにま様唱的『WORLD`S END UMBRELLA』
這首歌的調子歌詞再加上他的聲音,不斷的激發我想寫文的欲望呢(也不知道為什麼)。
 
24歲的阿因身上有著憂鬱好青年的味道阿,簡直是可口到不行(去死)。
請大家
務必原諒阿風我的私心,因為腦袋裡就是有個鮮明的樣子出現,
西裝風味的阿因
簡直就是我理想中的理想(妳夠了),總之這篇大概就是
這樣誕生的。
吳哥算是甘草人物,那個台灣國語寫起來真是超級愉快,希望大家也能感受的到
他那份親和力。
 
因為也沒嘗試過這樣風格的文,第一次寫起來卻很順手,這點讓我大為震驚。可
能是我常看推理系小說的關係吧?(笑)
但是第一次嘛,難免生疏,寫得不好的地方,還請大家多多包涵了(土下座)。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您,我會繼續努力的!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大大你好~~
不小心發現了小錯字~XDD

「因該不可能下的了手吧?」→應
呵呵~~很期待大大的作品呢~
司因真的很少見XDDD

淩 | URL | 2011/06/25 (Sat) 11:49 [編輯]


小問題

這邊是找碴組www(誤)
1. "退伍"就直接北上乖乖替他效命→應該是"結訓"?
2. 正式踏入社會"成會"社會人→成為
3. 此時,一旁的"首"手機不識相的響起-多字?
4. "在"十分鐘我就午休→再
5. 以免工作的"一天"就遲到→第一天?
6. 到底是哪個傢伙給我"亂放話"的→放話應該不是用在這邊形容的......意思完全不對阿囧
7. 一臉"驚恐"的交給虞因→對不起我真的要說,這個形容詞好怪OAQ搭配前後文的話,"緊張"或"慎重"會不會好一點
8. "因該"不可能下的了手吧→應該,這個有人提了ww
9. "層層疊疊疊"模糊成一片→層層疊疊

連續兩篇發這種東西我真的覺得自己會被種......(快閃)

闇燁 | URL | 2011/06/26 (Sun) 12:57 [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