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町1990番地🌟

【VOCALOID Family Series Special】:桜色舞うころ。

☆VOCALOID Family Series Special :始音カイト中心,鏡音レン視點:桜色舞うころ。★




 
 
 

 請先服用設定→


去年春天的事情了,事情來的太突然,一直到現在我還無法釋懷。突然倒下的身影,深深的植入了我的心底。無法消去的哀痛,要我怎麼去忘記?
 

在被醫生告知這個月又無法出院的消息後,我、姐、和MIKU姐三人待在病房裡跟你聊天,這是老爸的請求,他希望我們能多陪你一點…在這最後的日子裡。
「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嘛,開心點!醫生說我的狀況很好,下個月就可以出院了。」
說謊,你在說謊。明明比誰都還要清楚,自己的狀況越來越差了,會說這種話,不過就是要我們安心。
「你每次都說下個月…」
嘴翹得老高的姐趴在病床邊說著,其實她大慨也感受的到你的生命正以相當快的速度流逝吧?
「哎呀,這次是真的了啦。」
蒼白的臉上依然掛著笑容,到底要情況要壞到什麼程度你才會換上嚴肅的態度?
MEIKO姐跟我說她就是討厭你這點,明明自己的立足點都快消失了卻還在擔心別人,我想她只是心疼你又不想承認才會這麼說的。
「櫻花飄舞的季節應該快到了吧?」
「嗯,是阿。KAITO哥想去看嗎?」
我心不在焉的回答著,往窗外望去…粉紅色的花苞待放著,跟你即將消失的生命呈現極大的對比。
「當然想囉,我們不是每年都要去賞花的嗎?」
帶起眼鏡,拿起紙筆,你又開始作曲。是每年都要再櫻花樹下發表的新曲吧?
「那麼說定囉!今年也要一起去賞花~」
剛剛一直都沒說話的MIKU姐突然發言,看來她果然還不清楚你的病情有多嚴重。
「好好…到時候再一起去。」
低頭繼續作曲,你只是想回避MIKU姐那充滿期待的眼神罷了。
 

去年的春季公演前夕你突然沒了聲音,老爸只好讓你擔任伴奏就好。但是誰也沒想到那會是你最後一次出現在舞台上…
 

「今天天氣也很好喔!始音君。」
每天都會來幫你換點滴寫紀錄的護士小姐今天也說了和昨天一樣的話,你則是笑笑的說了聲"是阿",然後又繼續新曲的創作。推開門的瞬間,護士小姐對我點了點頭做為招呼後便離去。
「KAITO哥,我來看你了。」
靠近病床,我刻意掩埋了心中的不安,因為現在的你看上去…好像隨時都會消失一樣。
「LEN來了阿…剛好,陪我去一趟中庭吧?」
你放下筆,整理手邊散亂的樂譜,臉上的笑容還是一樣溫暖。
「新曲完成了?」
只要聽到你說要去中庭就不難猜到你的目的其實是擺在那的那架鋼琴。
「是阿,大致上都完成了呢!LEN要不要唱唱看?」
你輕手輕腳的爬下床,我走向前推動點滴架,一切是那麼自然,好像一開始就註定如此。KAITO哥,你真的心甘情願生命因為神的一個玩笑而被迫中止嗎?
「嗯…好阿,不過我要先聽過KAITOE哥唱一次才行。」
我將這種有些不滿的情緒收進心底,換上的是一張足以哄騙你的乖巧笑容。
 
中庭的人不多,現在這個時間大部分的病患都還在休息,根本不會有人介意你的琴聲,因為你的琴藝是如此得精湛而優美…
「桜色舞うころ、私はひとリ。押さえきれぬ胸に立ち盡くしてた…」
慢慢的唱著,帶著清涼感的聲調傳遍了整個中庭,病白的臉上堆滿陶醉的神情。
陽光自窗戶透射了進來,灑落在你消瘦的身影上。看著這有如畫一般的景象,
想哭,眼角卻乾的發痛…
「LEN?LEN…怎麼了嗎?」
過了一段時間後,你停下了練習,我卻還沒發現,窗外的櫻花,好像開始開發了。
「什…什麼?」
冰冷的手拍上我的肩,瞬間將我從遙遠的思緒中拉回。
「LEN有沒有仔細的聽啊?等會我可是要妳唱的喔。」
「剛剛恍神了,抱歉啦~KAITO哥,你就再唱一次吧!」
除了傻笑我還能怎麼掩飾心中的感傷?之後的練習裡,我也都只是有一搭沒一搭的唱著,反正你大概也不會發現。
 

沒有人知道你到底得了什麼病,唯一知道的是‵-你的身體會在某一天完全的失去活動機能,就像是壞掉的時鐘般-永遠停止。
 

因為你的身體狀況已經沒辦法離開醫院了,為了達成你的心願,在醫生勉強答應的情形下將原本要到上野賞櫻的計劃折衷成在醫院外的大櫻花樹下。
「今年的櫻花開得特別漂亮呢。」
看著絢爛的櫻花,你輕輕的說著。然而我卻在老爸跟MEIKO姐的眼底看見了絕望,那是一種相當深沉的感覺,因為…是最後了吧?
「KAITO也過來幫忙吧?」
拉開蓆子,老爸刻意堆起的笑容看起來令人難受。
「好ー」
你笑著跑過去,一切看起來就好像什麼也沒發生過。
然後櫻花開始落下,我們花上一整天的時間在這裡陪你,直至傍晚-
「阿阿…都這們晚了,差點就忘了今天要發表新曲呢!」
你突然站了起來,手裡還拿著已經完成的曲稿。
「快過來喔~KAITO哥要發表新曲囉。」
爸爸對著在稍遠處玩耍的MIKU姐跟姐喊到。妳們兩個用很快的速度跑了過來…
「快點唱吧,老弟!」
MEIKO姐還強顏歡笑的說著,爸爸似乎也打算這麼做。然後,你開口唱了-
「桜色舞うころ、私はひとリ。押さえきれぬ胸に立ち盡くしてた…」
不變的聲調,一樣瘦弱的背影。只是不斷飛舞的櫻花卻把這個應該悲傷的畫面填充的好歡樂,而我卻開始覺得你的聲音離我們越來越遠。
當最後一個字唱完,你的腳部開始虛浮了起來…老爸向前接住你的時候,你早已沒了氣息,可是臉上卻還是掛著笑容。
「爸爸,哥哥好過分喔…丟下我們,自己先去很遠的地方旅行了,你要怎麼處罰他呢?」
原來MIKU姐一直都知道阿?對不起…我錯怪她了,KIATO哥。
 
在那個當下,我們誰也沒哭,一直到了追思會現場,MEIKO姐姐才終於忍不住的偷偷掉淚,然後MIKU姐和姐兩個人哭成一團。老爸還是一樣板著一張臉替你處理後事,不過我卻沒有在這個會場上看到你跟MEIKO姐的母親。吶…KAITO哥,我開始想念的的歌聲了…從這天開始,我再也沒有真正的睡著過,因為沒有你替我跟姐唱子守唄,我又怎麼能真正的沉睡?
 
2008/1/29完稿,字數:2211。
 
後記:
這篇是突然臨時想要寫的。算是VOCALOID系列的番外,因為在本來的設定裡哥哥就沒有所謂死亡的設定,只是一直很想寫寫看哥哥消失的感覺,所以才寫了著麼一篇文出來。
文裡LEN相當成熟,在原設定裡也是這樣。至於KAITO得了什麼病大家就不要追究了(毆),這篇真的只是番外,希望大家用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待,傷眼的話還請多多包涵。我會繼續努力的!
P‧S‧:文裡KAITO唱的歌是『中島美嘉』小姐的『桜色舞うころ(櫻花紛飛時)』。

Page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