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町1990番地🌟

【デュラララ!!Amnesia Series】:君の知らない物語。–Chapter No.01

☆デュラララ!!Amnesia Series:君の知らない物語。(平和島静雄受,折原臨也x平和島静雄主)★

Chapter 01.-
 

夜幕低垂,人影搖晃。眼前世界逐漸崩離,耳膜躁動著的是水聲波動。全身上下的細胞都在叫囂,充斥疼痛及灼熱。淺淡粗喘,耗盡最後一絲力量逃進安全地帶,這裡是他的歸屬,但他卻不再是他。
 
        平和島靜雄消失了,從半年前的某天,就消失在這個熱鬧非凡的池袋裡。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裡,因為真的知道的人,也不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田中太郎進入聊天室—
【晚安!】
〔安~〕
《安安。》
【大家都在嘛。】
[怎麼了嗎?聽起來田中太郎你似乎有什麼驚人的話題要談呢?]
【對阿,賽頓應該也聽說了吧?平和島靜雄被人發現倒在暗巷的事。】
《欸?》
[咦!?甘樂妳不知道嗎?〕
《他不是消失了嗎?整整半年都沒聽說過他的消息哩。》
【可是就在今天清晨。他被人發現衣衫不整全身是血的倒在某條暗巷裡喔!】
[實在很難想像池袋最強幹架傀儡會這麼狼狽。]
【消息靈通的甘樂情報網居然會失靈呢,今天肯定是個大日子。】
[田中太郎你這麼說有點過份了w]
【哎呀,一時嘴快說溜了。甘樂都不回話,該不會是生氣了吧?】
[大概是又突然跑去忙了吧?你開這點玩笑她應該不會生氣才是…]
 
        折原臨也正快步飛奔在池袋的街道上,引來路人陣陣驚呼。六個月前靜雄消失前一晚記憶如潮水般湧來,那天他們如往常般追逐於池袋街道上-
「小靜吶,不要太常生氣比較好喔!你沒聽人家說過"生氣一次會死一百萬個細胞"嗎?」
 「誰管他啊?到是你,怎麼還不快點下地獄去!!」
吼叫著,靜雄拖著不知道從哪隨手拆下的路牌追趕著跑在前端火上加油的臨也,臉上的青筋讓表情顯得更加令人畏懼。
其實也不是那麼喜歡惹他生氣,一開始或許真的只是為了好玩而這麼做。但臨也發現,到後來,自己是為了想讓靜雄深深的記住自己,才做出這一連串的令人火大的舉動-
 
「小靜只要注意我一個人就好了喔。」
這句話漸漸的變成了自己的信條,時時刻刻遵循著
「如果那時候不是抱持著那種心態就好了…」
事到如今再怎麼後悔也無法改變了,因為當時他選擇袖手旁觀了啊。
 
人來人往,熙熙攘攘。池袋的街景依舊光鮮亮麗。茂密的水泥叢林幾乎掩蔽天日,慌亂的步伐卻是堅定的朝目的地奔去。即使知道在那之後的,會是最殘酷的現實,那步伐依舊意志堅定。
 
  「沒有藥物成癮,但很明顯有被長期施予藥劑跡象。還有就是剛剛跟你提到的,下半身已經慘成一片囉,可以肯定是被強迫接受性行為了喔。不過到是沒有嚴重的外傷,除了大大小小的瘀青跟勒痕這樣。」
總合診療後所有的情況,新羅輕啜了口咖啡,稍稍用餘光瞄了臨也,想確認他現在的表情。但對方除了一張難看到不能再難看的表情之外,什麼反應也沒有,意外的冷靜。於是新羅默默的在心底整理了一下情緒,放下馬克杯,因為他接著要說的事實可是相當殘酷的。
「另外就是…他本人,除了自己叫什麼名字以外,其他事情一概不復記了。起因可能是因為過去六個月的慘淡歲月給他帶來太大的打擊,使的自身為了保護自己,採取了這樣一個手段。」
「是暫時性的嗎?還是說小靜從此以後就被洗的白白淨淨的了呢?」
突然換回平時那抹令人作噁的微笑,臨也企圖以這樣的態度來掩蓋內心的狂風暴雨。
「能不能回復,就看他本人的意願了…」
輕聲的說著,新羅意味深長的看向臨也,隨後雙手一攤,自顧自的拿了已空的杯子走向廚房清洗。
 
  蒼白月色透過窗戶微微灑落房內,床上躺著的人已經被打理得乾乾淨淨。平時能舉起千斤重的手腕,如今卻是插著點滴,看上去淒涼慘白。臨也實在不能明白,人類為什麼會如此脆弱呢?明明是有著鬼怪般可怕力量的身體,這一次為什麼會沒辦法快速的好起來,為什麼不會再出口就是一陣咒罵呢?
 
他實在無法明白。
他就是無法明白,無法明白無法明白無法明白無法明白無法明白無法明白無法明白無法明白無法明白無法明白啊!!!
 
「吶,小靜…這只是你在開玩笑的對吧?想要報復我明明有更多別的方法的啊,為什麼偏偏要選這個…」
臨也忿忿的看著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的身形,此時此刻他彷彿真的是具傀儡般,安靜無聲。伸手劃過長長的羽睫,在這之下的眼瞳,平時都是晢晢生輝,叫人目不轉睛。如今卻是被它的主人緊緊封閉,不得復見。臨也細細的摩娑著令人依戀的臉龐,早知道會如此,他就應該要積極的留住他啊。為什麼當時要選擇袖手旁觀,為什麼不再多想一點,事到如今再多想,全是徒勞無功。
 
        身後的房門被打開了,臨也沒聽見腳步聲,想必是塞爾堤吧?
「妳是想要來訓誡我的嗎?」
『並不是…』
默默的走到臨也面前,塞爾堤抱著沉重的心情敲打著鍵盤。
「那妳來做什麼呢?沒有頭的女士。」
果然還是叫人不快,塞爾堤心中這麼想著。
『你真的覺得就讓他繼續這樣好嗎?沒有記憶是件很痛苦的事,這種感覺我很清楚。』
纖細的指飛快的敲打出字句,塞爾堤知道自己不過是多管閒事罷了,儘管如此她還是想試著勸說眼前萎靡不振的臨也。因為她知道,其實平時總是一碰面就天翻地覆相殺起來的他們,卻是絕對都無法對雙方痛下殺手,因為他們互相深愛著。或許一般人根本看不出來吧?但她就是知道,這是不是就是人類所謂的"女人的直覺"?
「所以妳覺得我可以幫小靜找回原本的自己?」
臨也抬起頭,紅色雙瞳對上塞爾堤空無一物的斷首。
『我想這件也只有你才做得到。』
肯定句,因為她真的這麼認為。
「被一個非人類肯定,我還真是不知道該開心,還是無奈呢。」
面對塞爾堤的強烈主張,臨也有一種被打敗的感覺。
『如果你覺得這個靜雄,是你想要的樣子,你的確可以選擇不要讓他恢復。』
無機質的冰冷銀幕上映照出更為冰冷的語氣,但其是塞爾堤所訴說的,確實是正在臨也心中揮之不去的想法。
 
月夜高掛,夢境漂浮。未曾見過的景色,吹來的風溫暖的叫人昏昏欲睡。明明知道有人會掛心,卻是不捨睜眼,想永遠的在這裡,這麼一來,就誰也找不到了。
 
—田中太郎進入聊天室—
【晚安!】
〔安。〕
【甘樂最近都沒有上線呢?】
[是啊,可能有工作要忙吧…]
【甘樂可真是個大忙人吶。】
[就是說啊,少了她的聊天室,好像有點寂寞呢。]
【是啊,那麼今天就先到這邊,我明天還要早起呢。】
[啊,那麼快去睡吧,爬不起來就不好了。]
【嗯,拜拜囉!】
〔拜~〕
—田中太郎離開聊天室—
—賽頓離開聊天室—
 
    「從今天開始,這裡就是你的房間。」
「好的…非常謝謝您,這段時間打攪了。」
這是在靜雄見到臨也後三天的事了。縝密思考後,臨也決定接手照顧靜雄的工作。雖然面對現在這樣乖巧的靜雄實在很不習慣,但也不可能放任他一個人不管。尤其是在知道原本如阿修羅般可怕的,池袋最強幹架傀儡變得毫無攻擊性之後,天知道會有多少人想藉機將除掉這礙事絆腳石。因此選擇將他帶進自己的生活裡,縱使臨也知道,或許哪一天,靜雄恢復記憶時,這裡將會遍地狼藉也說不定。
「吶,小靜…我我然還是,最討厭你了呢。」
望著一臉茫然的靜雄,臨也輕聲說著。
 
「如果這就是我對你的贖罪,那麼上天就真的是太壞心眼了。因為,在記憶碎片收齊後,你就不會在這樣看著我了吧,小靜?」
 
 
 

10/04/11;字數:2714

 

【後記】:
 
又是憑著一股熱血寫出來的產物,最近怎麼老是這個樣子啊?
明明是第一章,字數卻意外的短,害的阿風我好想把它改成是
序章
 
總覺得在很多人的眼裡,臨也跟靜雄的愛是建立在打殺之上的,
不過我卻是反過來看,我想他們一定是先愛上了對方!但一直沒
察覺,等發現的時候,他們生命交集的方式卻變得只剩打殺兩字
而已,然後互相在對方看不見的時後大喊:
「どうしてこうなった!」
(為何會變成如此)
像這樣的感覺吧?所以這篇就試著以小靜的記憶有了殘缺來讓雙方
重新審視自己心裡面的感覺。當然,一剛開始說不定都只有臨也,
在反省。但到了後面,小靜的記憶一點一滴的回復的時候,也許就
會第二次愛上臨也說不定。這篇還真的是有夠少女心,你們兩個不是
已經二十有三了嘛!!(好吧,也許是我角色寫崩了也說不定。)
 
不管如何,這篇就是以這樣的出發點開始寫,希望日後也能一切順利,
複雜的排版很傷眼,但因為是必要的,在這邊就跟大家用力的說對不起
最後,一樣也是那句話,感謝收看到這邊的你,我會繼續加油努力的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