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町1990番地🌟

【因與聿Future Series】:君が歩の道、追い詰め。-Chapter No.01

☆因與聿 Future Series:君が歩の道、追い詰める。(因受,嚴司x虞因主)★

未來捏造有,請自行審視是否閱讀,尚未閱讀原作結局者也請不要觀看,謝謝配合。

初章:Daily Life


  早上十點三十分,褐髮青年伸手拍掉第三個鬧鐘,心不甘情不願的爬下床。今天既不是周休也不是歷定假日。但虞因並沒有睡過頭,因為他目前正在休假。被夏蓮纏上後身體狀況時好時壞,上面給他排休假,這次已經是第三次了。
說到這位糾纏不休的女鬼小姐,其實個性並不壞,只是怨念強了些。今天她要是大小姐脾氣不爽,虞因大概就不會太好過。但大部分的時間都像今天這樣平淡無奇,什麼也有沒發生。虞因也曾試著跟夏蓮溝通,希望她能主動提供一些線索,要不然他根本不知道要從何起手,很可惜對方根本不予理會,虞因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十年前的關係人一一慘死。
「今天狀況好像還可以的樣子…」
昨天也沒有夢見犯案現場,看來並沒有發生新的案件,虞因心想。
再看看窗外的天氣,日照暖暖白雲高掛,這樣的景色似乎正對著虞因招手,完全激起了想出門的慾望。
「這麼說來好像該去趟書局了吧?」
喃喃自語著,虞因想起自己想看的書似乎已經上架很久一段時間了,反正今天天氣這麼好,不出門也太可惜。

  大概是因為現在還是上班時間,路上的行人並不多,在掂掂自己從起床後尚未裝進任何食物的胃袋後,虞因決定先解決這個問題。但是話又說回來,似乎先去書局把書買好再回過頭來吃飯比較順路?
「喔,麻煩死了…」
虞因哀嘆了一聲,最後妥協在自己的惰性下,決定先去把書買好。

  比預期中的還要更早了些到達目的地。一走進店內,溫暖的暖氣迎面而來,驅走了冬日的寒意。
「會不會太悠哉了一點了?」
因為這陣暖意而莫名感到一股小小幸福,虞因不自覺嘴角上揚。明明是個麻煩纏身的人,現在卻如此悠哉的閒晃著。
其實在今天之前,虞因已經度過數個叫人抓狂的痛苦日子。例如工作時間突然昏厥在辦公桌上,被送到職員休息室休養時居然還做了惡夢。又或者是在交付文件到客戶手中的路上莫名被牽引到自己根本不曉得是哪裡的地方,最後只好向吳哥求救之類,叫人非常鬱悶的事件。
但就虞因多年來的判斷,他知道這些情形都是對方給的暗示等等,因此不管發生了什麼離奇的事,虞因都會第一時間就讓吳哥知曉。
在這些大大小的苦痛事件中,虞因記得最清楚的莫過於將殺人現場完整呈現的夢境,從被附身至今,一共看過兩次。
那就像當初山貓事件一樣,血淋淋的場景活生生的在自己眼前上演。但是這次虞因原全感受不到濃厚的殺氣,有的只是多到彷彿要溢出的哀傷,這點是至今為止他一直無法想通的一點。

   第一個案件造就他跟夏蓮的相遇,死者是在光天化日之下遭大樓清潔用的升降梯落下砸中身亡。但後來鑑識科發現懸吊用的鋼索有被蓄意切斷的痕跡,且死者的雙 手是遭綑綁狀態,綑綁物就是鐵鍊,跟十年前發生的校園命案裡的是同樣的,就是當初莫名消失的證物。虞因是在後來親眼看見了才知道,夏蓮並不是個身體健全的女孩,她是白化症患者,雖然樣貌美麗,但這樣的外表肯定讓她吃了不少苦頭。
第二起案件發生在晚上,死者是遭人用鈍器擊斃後以鐵鍊懸掛在自宅附近公園的樹上。鐵鍊跟上一起是同樣的,當初丟失的證物是一大捆的鐵鍊,就算警方想破了頭,看遍了監視器錄影帶,一樣得不到答案,究竟鐵鍊為何會消失?
這是第一次虞因徹頭徹尾的在夢中看見整個殺人過程,驚醒後馬上就收到警方寄來的照片。因為他正在公司加班,卻突然昏厥在辦公桌上,隔壁的女職員瘋了似的放聲尖叫,驚嚇到不少人。

  起初虞因一直以為這可能跟山貓事件一樣,是出於夏蓮怨念的結果。但是當第三個犧牲者出現時,虞因開始感到不對勁了。這次的死者是遭人亂刀砍死後棄屍在近郊的草叢裡,兇手手法相當兇狠,屍身幾乎快要身首異處。虞因想起一件事,當初林秀靜的身影幾乎都有出現在案發現場,但是這次,他卻完全沒有看見夏蓮出現在任何一張照片上,除了第一起案件以外。而且三個死者都有一個共通處,他們都是十年前校園命案裡的生還者,而且屍體上也都被鐵鍊綑綁。看起來並不像是冤魂做的出的事,反而比較像是人為的



  循著分類來到自己屬意的書可能會陳列的書架前,虞因仔細尋找在心中默念的那個書名。他想起以前常常為了讓小聿看正常一點的書,三天兩頭就往書店裡跑。
「時間還真快,轉眼就過半年了呢…」
苦笑,低聲自言,虞因追憶起在被捲入這場麻煩之前的美好時光。但現在一切都離他遠去,至少在麻煩結束前,他不想牽連到任何對他來說相當重要的人,一個都不要。所以虞因切斷了所有對外連線,只留下公司跟警方這兩條聯絡網絡。
搬家,換手機號碼,能用的方法他全用上了,然後千交代萬交代公司跟警方千萬不要告知那些正在尋找他的人,他在哪裡。
虞因還記得當初他昏倒在吳哥面前之後,火速被送到醫院裡待了一晚,但其實他才剛被送上救護車就醒了。
「吳哥,我要搬家…」
輕聲說著,他努力壓下心中的不安。聽了這沒頭沒有的一句話,吳哥以為虞因是剛醒來腦袋不清楚,所以後來在知道他是認真的的時候,完全無法阻止這個舉動。

  正當虞因失神的笑著時,背後伸出了一隻白皙的胳膊往他肩上一搭-
「嚇!!」
手中拿好的書,啪刷一聲掉落地面,瞬間他全身僵硬。
「就覺得只要來這你就會遇到你呢,阿因。」
熟悉的話語,虞因絕對不可能會忘記這溫潤的嗓音,因為聲音主人的直覺總是準到讓他起雞皮疙瘩。
「啊哈哈,一太是你喔。不要嚇我嘛…」
蹲下身將書本拾起,其實他很清楚總有一天會被一太找到,因為沒有什麼事能躲過一太的直覺,所以這一切都在自己的預料之內。
「大家都在找你,這段時間又被什麼麻煩事纏身了吧?」
冷靜的說著,看著一太掛著微笑的面容,虞因只覺得這就是一開始就註定好的,肯定是。
「被鬼跟算不算很糟糕啊?」
不用問也知道答案,但是虞因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很糟,不過在糟也沒比都這個時間了還沒吃午飯糟糕。」
就因為這一句幽默的回答,兩人之間的瞬間變得輕鬆。
「噗,剛好我也還沒,一起去吃如何?」
「我記得很多年前的那一餐你還沒還呢。」
「欸?真的喔…那今天我請你。」
兩人一來一往的對話著,虞因背後的影子露出了寂寞的眼神。

  沒料的自己會花那麼時間買書,當他跟一太一起前往用餐時已經將近要下午兩點鐘了。空蕩蕩的咖啡廳還坐著幾桌的客人,兩個人隨性的選了個靠窗位子就坐了下來。
「我記得你不是去倫敦了?怎麼現在人會在台北。」
虞因拿起桌上的菜單,熟稔的填寫著。
「台灣這邊有些事情擺不定,所以只好親自回來處理。」
完全的一太式風格,有回答跟沒回答一樣。
「你果然還是沒變,這算哪門子回答啊?」
笑著,虞因覺得自己大概永遠都沒辦法從一太嘴裡套出他想要的答案。
「你也一樣都沒變,到現在還是一樣愛多管閒事。」
回擊,一太也不遑多讓。
「呃哈哈…」
遞過菜單,這回合虞因依然敗陣。
「不過看起來這次的委託人個性似乎不差呢?」
「嗯,是個十七歲的花季少女啊。」
這段對話旁人聽來或許根本不會想到這兩個人是在談論非人類。
「話又說回來,你消失的真徹底呢,手機號碼也換了吧?」
一太面帶微笑的將填寫好的菜單地給路過的服務人員,虞因則是禮貌性的點了頭算是打招呼。這間店虞因常來,因為剛好就在通勤路的中途,早餐通常都是在這裡解決,偶爾也會像今天一樣優閒的過來吃午餐。
「總不能一直都不用手機吧?所以舊的門號我辦了暫停,先換了另外一個,目前只有公司跟吳哥知道而已。」
平淡的說著,彷彿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那麼我能成為第三個知道的人嗎?」
嘴角的線條微微揚起,一太不疾不徐的說道。
「欸?」
雖然說被一太找到是在自己的預料之內,但是現在跟他要新門號這是哪招啊!?虞因內心就因為這麼一句話先起萬丈濤瀾。
「你可以選擇不要告訴我。」
越是這樣說虞因就越覺得那語氣裡滿是威脅啊。
「呃…告訴你是可以,但是拜託你了!千萬要保密。」
深感自己是個多麼無力之人,至少在一太面前他可以確定自己肯定一輩子也贏不了他,默默在餐巾紙上寫下號碼,心裡還帶了些許不甘。
「只有你給我的話不太公平對吧?這是我的名片。」
收下那張有不甘味道的餐巾紙,一太微笑著遞出了自己的名片。
「謝謝。」
「不過國際電話還滿貴的喔。」
在虞因接過名片正要收下的同時,一太接了這麼一句話。
「哈哈…我想我沒事也不會特別找你啦,畢竟你還滿忙的嘛。」
苦笑了兩聲,接過名片的手似乎有點顫抖了起來。虞因深深覺得,接下來的日子似乎不會變得更加混亂也說不定。

 

  望著起霧的玻璃窗,外頭下著綿綿細雨。嚴司現在正位於通往台北的高鐵列車,因為臨時被北調回去支援,在大略收拾行李之後便迅訊搭車離開了台中。

當初為了要就近盯著自家情人不要再亂來,一天到晚搞得滿身是傷,於是直接向上反應他想留在台中繼續工作。沒想到對方居然在一切事情都弄妥之後,突然跟他說要去台北工作,當下嚴司真的是氣的直跳腳。

不過嚴司一項不是那種有著強大佔有慾的人,他認為如果是真的愛著對方的話,應該給他一點屬於他本人的空間,所以並沒有阻止虞因北上工作。

只是他萬萬沒有想到,這一去,居然斷了所有聯繫。

其實嚴司大可不必自掏腰包搭高鐵北上的,臨時要求北調的單位有提供火車車票,不過在接到某通平常來說絕對不可能打給自己的人打來的電話之後,嚴司一刻也等不住了,於是退了免費的車票,決定用更快的方式趕上去。因為他-得到了虞因的消息,而消息的來源正是一太。一剛開始接到電話的時候,嚴司先是有點驚訝,接下來是有些不甘,甚至還伴隨了點醋意。

 

  列車緩緩駛進車站最後停了下來,嚴司快步踏出車廂通過札票口,果然跟自己約好要見一面的人已經站在不遠處迎接他。

「好久不見,嚴大哥。」

頂著萬年不改的表情,一太禮貌的先打了招呼。

「真的是好久不見啊,一太同學。」

漾起營業式笑容,嚴司語氣裡帶了些宣示的味道。

「我想站在這裡應該沒辦法好好說話,我們換個地方談吧?」

看了下四周的人潮,嚴司決定換個地方好說話。

於是兩人快步離開了人潮熙攘的車站,前往尋找附近可以好好談話的場所。

 

  是在不知不覺中吧?嚴司發現自己無法確切說出自己是什麼時候看上虞因的,所以只能給個籠統的答案。不過當他本人發現的時候,這份情感似乎已經超過他的想像,氾濫成災。只是當他們的關係一路發展成無法收拾的狀態時,自己也有點慌了,一切開始的很突然,又發展的極為迅速。於是最後就算虞家那對可怕的雙子已經允諾兩個人的感情,嚴司仍覺得還欠對方些什麼,好比說正式的告白,又或者是好好問過本人的感受在進一歩等等。

看著眼前笑吟吟的青年,莫名的感到怒火中燒,這一刻嚴司清楚的意識到這應該就是所謂的吃醋

「啊啊-好像不管什麼事,到了他身上就一定會亂成一團啊。」

嚴司無奈的心想,總覺的頭有點痛了起來。

「這是阿因的新手機號碼,我想你最好先不要貿然的打給他比較好。」

在等待餐點的同時,一太將寫有一排數字的白色紙片順手放在桌上。嚴司盯著那張上頭寫有虞因連絡方法的紙張,他並沒有馬上收下,只是默默的看著。看來大戰似乎快要開打,風雨愈來之勢。

「不能跟他聯絡是因為他有拜託你不要說出去對吧?」

「就如嚴大哥說的,是這樣沒錯。」

完全不否定,一太爽快的承認。

「那麼你知道為什麼他要搞失蹤嗎?一個好好的人,才北上每幾個月就突然失蹤,應該有很多理由才是。」

不斷的壓下心中的煩躁,盡力裝出和平時一樣的態度與表情。嚴司知道,什麼事只要牽扯到虞因這個人,他平時那副就算塌下來也游刃有餘的態度就會狠狠的被擊破。因此這是他第一次,覺得眼前這位笑臉迎人的青年是那麼的欠揍,回想起來,說不定自己在虞因面前就是這副德行。

「不想牽扯…」

第一回合,字句過短,理解不能。

「嗯?」

進攻方再攻,一個字就簡單明瞭。

「阿因他說在事件結束之前他不想牽扯到任何一個他重視的人,看來他似乎有自覺到這次的事情並不簡單。」

覺得眼前嚴司的表情有些可笑,雖然一太知道自己大概是已經遲了好大一歩,不過在這個節骨眼上他也不會放過任何一絲可以得到些微快感的報復。

「是嗎…果然很像那個傻傢伙會做的事。」

露出了寵溺的微笑,嚴司伸手將桌上的紙片收下。

「就是因為這樣才需要嚴大哥再一邊照護著,這次的事情的確沒有那麼單純。」

啊啊,反正不管怎麼樣也是改變不了既定事實吧?一太心想著。但至少剛剛那一瞬間他的確有得到了些許的,所為報復的快感。不過以朋友的立場,他還是願意,默默的再一旁守護著已經不會再有朋友以上更進一步發展的虞因。所以他才要特別趕回來啊…。

「我想嚴大哥你就在這邊等個一個小時,五點左右再離開。如果運氣好的話,你應該能在前面的十字路口遇到阿因。」

「說道這種程度已經不算是直覺了吧?一太同學。」

此刻嚴司真的徹底體會到虞因口中,一太那超過直覺的直覺。

「不,這真的直是直覺罷了。」

笑著,一太聳聳肩,隨後起身打算買單離去。

 

  看看時間,差不多五點過一些了。嚴司心想應該不可能完全如一太所說的,只要在這裡等就會有結果。所以他決定先回到已經決定好的住所休息,好好思考應該要怎麼做才不會太唐突,惹的自家情人不愉快。正當他走出門外,打起傘時,一切真的如一太所說的,他在對面的十字路口看見了因為沒有帶傘,正在奔跑的褐髮青年,瞬間時間彷彿停止了。但是下一刻,嚴司飛也似的奔了過去…

 


 

  「靠,有夠衰的…」

原本只是細細飄散的雨點,突然之間轉為傾盆大雨。虞因忍不住咒罵了一聲,才想說最近狀況都不錯,能夠好好的工作了。沒想到才回到公司不到兩個禮拜,今天又不知道是哪裡不對勁的,居然發起燒來。雖然自己不是什麼身體超勇健的萬年不生病的體格,但自從背了夏蓮之後,的確衰弱的有點明顯。出於無奈,下班的時候只能照實跟上頭報告,結果這次上頭居然一不做二不休,決定叫他在事情結束前都先不要工作了,不然這樣斷斷續續的工作下去也沒什麼效率。

「都已經被人家無期限休假了,現在居然連氣象預報都不準!」

明明出門前看的氣象是告訴自己今天不會下雨,現在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無奈的奔走在大街上,街上的行人看來也有些慌亂的四處找地方躲雨。虞因現下只想快點回到住所,洗個澡好好睡一覺,剩下的明天再說。於是他開始大步奔跑了起來,原本以為可以就這樣一路順利的跑回家,卻萬萬沒有想到在越過最後一個十字路口時,耳邊再次響起鐵鏈撞擊所發出的清脆聲響。伴隨而至的暈訊鋪天蓋地席捲而來,正當虞因以為自己會就這樣直接向後傾倒,後腦勺狠狠的根地面來個親密大接觸的時候,一股熟悉的體溫即時包覆住自己,最後在他意識消失前,他聽見了他很思念,卻絕對不想聽見的嗓音說出了極為欠扁的言語-

「寶貝,這是第二次。」

大雨依然繼續下著,看來暫時是不會放晴了。站立在兩人不遠處的影子默默的消失在雨中,目前這樣的發展希望能夠來的阻止一切,夏蓮心想。




【後記】:

  每次在寫這篇的時候都很想捶死自己,因為就算寫了大綱走向,到最後都還是有
很多超出當初想法的東西出現。好比說這次的情敵過招這段,本來只是想讓一太跟阿
司稍微的談談阿因的現況跟為什麼要全力失蹤(?)這件事而已,但不知不覺就寫成
現在大家看到的有點過招意味的樣子了。

  大概是很喜歡看日系作品的緣故,我老覺得我的文有點翻譯小說的影子,而且很喜歡
用電影試鏡頭來寫小說,所以希望大家不會被我那切來切去的視角又或者故事的鋪陳搞
的暈頭轉向才好(哭奔)。

  不過夏蓮這個可愛的小傢伙,越寫就越喜歡她,在這邊小小劇透一下,基本上這孩
子是個乖孩子,後來會變得更加重要。這也是我當初始料未及的地方之一呢(笑)。

  總之試閱大概就貼到這邊,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接下來我還是會繼續努力的完
成這篇作品,希望到時候大家也能不嫌棄的繼續支持本子的誕生,真的很謝謝大家。

P.S. 感謝阿光提供的『寶貝,這是第二次』的經典台詞♥(笑滾)。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 | 2011/06/25 (Sat) 11:59 [編輯]


錯字or建議(?)or問題(?)

也不算看得很仔細,所以大概沒全挑出~~
1. 今天既不是周休也不是"歷"定假日→例?
2. 要不然他根本不知道要從何"起手"→"著手"會比較慣用
3. 被送到職員休息室"休養"時居然還做了惡夢→這個詞通常用在比較有段時間的時候
4. 在這些"大大小"的苦痛事件中→大大小小?
5. 但是這次虞因"原"全感受不到濃厚的殺氣→完全?
6. 且死者的"雙 手"是遭綑綁狀態→多空一格
7. 就覺得只要來"這你"就會遇到你呢→這裡?
8. 不過"在"糟也沒比都這個時間了還沒吃午飯糟糕→再
9. 兩人之間的瞬間變得輕鬆→之間的("氣氛")瞬間?
10. "沒料的"自己會花那麼時間買書→沒料到?
11. 偶爾也會像今天一樣"優閒"的過來吃午餐→悠閒
12. 所以舊的門號我"辦了暫停"→"暫時停號"會不會比較順?
13. 接下來的日子似乎不會變得更加混亂也說不定→是指會更好?
14. 在大略收拾行李之後便"迅訊"搭車離開了台中→迅速?
15. 不過嚴司"一項"不是那種有著強大佔有慾的人→一向
16. 因為他"-"得到了虞因的消息,而消息的來源正是一太→用法是"──"或─文字─"
17. 又或者是好好問過本人的感受"在"進一歩等等→再?
18. 看來大戰似乎快要開打,"風雨愈來"之勢→風雨欲來
19. 才北上"每"幾個月就突然失蹤→"沒"?
20. 就是因為這樣才需要嚴大哥"再"一邊照護著→在
21. 所"為"報復的快感→所謂
22. 默默的"再"一旁守護著→在
23. 所以他才要特別趕回來啊"…"→6個點(……)為一單位(ps.整段文章有數個,取其一)
24. 說"道"這種程度已經不算是直覺了吧→到
25. 這真的"直是"直覺罷了→只是
26. 伴隨而至的"暈訊"鋪天蓋地席捲而來→暈眩?
27. 後腦勺狠狠的"根"地面來個親密大接觸的時候→跟
28. 目前這樣的發展希望能夠"來的"阻止一切→來得及?
29. 因為"的"和"得"一般已經混用就沒挑,但"在""再"還是比較有區隔

默默的為自己看書習慣感到哀傷,挑這麼多總有種找碴的感覺真是抱歉.......囧(應該不會被從預訂名單中劃掉才對www)

闇燁 | URL | 2011/06/26 (Sun) 12:34 [編輯]


Re:闇燁&淩さん

謝謝兩位的指教,基本上貼在網路上的公開版本,就像漫畫家的連載一樣,
是最初完稿的樣子。現在都不知道是修改過的那一版了i-202

然後關於錯字,真的很謝謝大家的眼尖!!我超容易打錯字的,由其是劈哩
啪啦打管去的時候,雖然到時候整個稿會再請人幫忙校過一次,不過真的很
感謝你們的幫忙,我會繼續努力e-443

風‧朱比特 | URL | 2011/06/27 (Mon) 22:51 [編輯]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 | 2012/11/25 (Sun) 17:13 [編輯]


Re: No title

> 請問風....這有出書嗎?那裡買的到?


>>還沒完稿,預計明年春天三月左右會趕出來♪

風‧朱比特(風子) | URL | 2012/11/30 (Fri) 22:53 [編輯]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