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町1990番地🌟

【A/P/H Real Fact Series】:Rent-Chapter No.00

☆A/P/H Real Fact Series:Rent(アーサーxアルフレッド、ルートx台/湾、ベールヴァルドxティノ)★


09.11.06 修正貼出篇幅,修正篇名。


10.01.17 再修正確定,閉鎖中。


10.01.22 小幅度修正完畢,再開放,一樣是密碼問答制。



【寫在前面】:


其實這一篇重點是提諾(芬.蘭)跟阿爾(美.國)的類親子感情,靈感來源是某則真實發生的事件還有一張圖(圖不公開)。所以裡面會提到典.芬夫妻(些許),還有阿風我的本英.米。
然後獨.灣是這整篇文的綠洲(喂!)。雖然不知道有沒有,但我很怕角色有偏差~(抱頭)
因為是現代架空,在角色名稱上就要下一番工夫了,以下列出大家可能會有疑問的名稱:

貝爾→瑞.典
提諾→芬.蘭
路德維西(路德)→德.國
梅(小梅)→台.灣


大概就是上面這些,如果覺得不能接受,就不要在往下看了呦。




Chapter No.00(序章)

 
『美國S學院學生成功破獲世界最大販毒集團!』
這樣一則新聞,在各國報紙占據了頭條版面。然而看似風光的事蹟,其是是由一段讓人忍不住打從心底完爾一笑的溫馨故事所構成。
 

阿爾弗雷德.F.瓊斯,來自內華達州立育幼院,十八歲這一年他正式告別了這個養育他十餘年的大家庭,一個人隻身遠行到紐約求學。

小時候因為父母凌虐而被安置到育幼院,也因此養成了阿爾獨立的個性。

故事開始於他十八歲那年-

 

NO.2350 Polaris(北極星)…就是這裡嗎?」

拖著行李,阿爾站在全白的獨棟公寓式建築前,夏日的陽光曬得他臉頰微紅。

拿出手機,按下號碼撥出,這組號碼是最近才逐漸熟悉起來的。

「喂-你好?」

電話的另一端傳來了溫柔的嗓音,有禮貌的先打了聲招呼。

「請問是房東維那莫依寧先生嗎?」

阿爾扯著清朗的調子回應著。

「啊、是阿爾弗雷德同學嗎?」

只聽聲音就能認得出來,可見阿爾的聲音真的很獨特。

「是的,我已經在門口了…」

「稍等一下喔,我這就去帶你。」

提諾的語調聽起來十分愉悅,想必是對新進駐的房客感到期待。

不過幾分鐘的時間,大門就被打開,提諾朝阿爾走了過去。

「你好,我是阿爾弗雷德.F.瓊斯,叫我阿爾就可以。」

「提諾.維那莫依寧,叫我提諾就可以了喔。」

相互握手表示友好,阿爾直覺提諾絕對是個可以依賴的房東。

 「那麼,先帶你去你的房間吧。」

提諾伸手要幫阿爾提起唯一的一個行李,卻被阿爾推拒。

「不、不用了,我自己來就好。」

他微笑著,隨後將行李扛起。

 

「三樓是男學生專屬的樓層,阿爾的房間是左邊的這間,這是鑰匙…」

提諾細心的解說著,阿爾的目光卻是四處打量著。

「阿、好的,謝謝。」

小心的接過鑰匙,他心底開始為一個人的獨立生活感到雀躍。

「對了,阿爾。院方跟我聯絡的時候有提到打工的事,不介意的話要不要到我們公司來呢?我已經跟貝爾商量過了…」

「可以嗎?那真是太感謝了!」

提諾才一說完,阿爾便開心的答應。

「就知道你會答應呢,那就這麼說定囉。詳細的情形我會再跟你談,你先進房間去整理一下,寄過來的東西都放在裡面了。」

語畢,提諾帶著愉快的步伐離開,阿爾也朝房間走去。

 

秋天的陽光照射著,住宅區的街路上一道纖細身影移動著…

「好累,怎麼走了那麼久了都還沒到,是想累死林祖嬤嗎!」

女孩不悅的罵到,但最後還是認命的拖著行李繼續走著。

後方,另一道身影徐徐走著,但因為專心一志的在尋找著什麼,並沒有注意到位在前方的女孩,終於-

「好痛、幹,系蝦郎走路毋勒看路欸!」

(好痛、幹,是誰走路沒再看路的!)

兩人撞成一團,女孩摔倒在地,已經到達臨界點的脾氣瞬間爆發,讓她忍不住罵了一句來自故鄉的問候。

「真的十分抱歉,女士!您還好嗎?」

男子迅速將女孩拉起,並且誠意十足的道歉。

「咦?啊,不好意思,我沒事的。哈哈…」

女孩回過神,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著。

「喔,對了。您有沒有在這附近看見一隻流浪的黃金獵犬?」

看來似乎不是美國人呢,女孩這麼想著。

「沒有,很抱歉幫不上您的忙…我該走了!跟房東約好了,不快點去會失禮的。」

女孩微微躬身道歉,隨後提起行李就要離去。

「這樣阿,不好意思耽擱了您的時間,那麼我先告辭了。」

男子也躬身道謝,然後轉身離去。

「啊、等一下!」

女孩突然想起什麼,轉過身又叫住男子。

「是!?」

男子有些嚇到的回過頭去。

「那個…你知道Polaris公寓在哪裡嗎?」

Polaris嗎?真巧,我就住在那裡,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帶您過去。」

男子先是有些頓住,但馬上又接著往下說。

「真的!太好了~我還在想說迷路了不知道怎麼辦。」

女孩越說越小聲,紅著臉低下頭去。

「能幫上您的忙是我的榮幸。」

「噗、哈哈哈…沒想到我真的有機會聽到這句話欸!我叫梅,從台灣來,你叫我小梅就可以了喔。」

女孩笑得開懷,這下子倒換男子有些不好意思。

「路德維西…」

「那我可以叫你阿西嗎?」

聽著女子用著故鄉的語言叫著自己,雖然不自在,但路德明白這是對他的善意。

「可以。」

默默的點點頭答道,路德伸手要幫梅提起行李。

「謝謝,你人真好。」

梅的聲音就像銀鈴般清澈,這是路德當下的想法。

 

Polaris的房客大多都已到齊,就只剩一位來自英國的特派記者。

這天,阿爾就讀的學園開學了,餐廳裡正喧騰著一早的朝氣-

「所以就因為這個原因,阿爾選了資訊系嗎?」

梅一邊塗著果醬一邊問到。

「對阿,你不覺得很酷嗎?總有一天會發明出跟外星人通訊的器材的!」

阿爾眉飛色舞的說著,隨後一口吞掉整塊吐司。

「哈哈哈…阿爾真的是個胸懷大志的夢想家呢!」

梅開心的笑著,鄰坐的路德只覺得這話題實在叫人胃痛。

「有人要咖啡的嗎?」

一旁傳來了提諾溫潤的聲音,伴隨著濃郁的咖啡香。

「提諾先生麻煩了~每天都要讓你這麼辛苦。」

梅微笑的拿起杯子好讓提諾替她倒咖啡。

「不客氣,我平常就喜歡下廚,做早餐給你們吃是出自我自願,一點也不辛苦喔。」

提諾笑得燦爛,他就喜歡看著這些孩子每天圍著餐桌吃飯。

「阿西,你怎麼不吃,身體不舒服嗎?是不是又胃痛了?」

看見路德桌上的餐點幾乎都還沒有動過,梅不禁擔心了起來。

「呃、不是,只是剛剛想事情想得入神了。哈哈…」

「那就好,我還以為你不舒服呢。」

女孩再次嶄露笑容,路德有些不自然的開始用餐。

「對了,提諾,貝爾先生呢?」

發現往常都會跟他們一起用餐的另外一位房東-貝爾,今天並沒有出現,阿爾好奇的問到。

「貝爾昨天工作到很晚,今天會晚點起來。」

「原來如此。我吃飽了,小梅我先去門口等妳跟路德囉。」

阿爾放下以空的杯子,站起身往玄關走去。

「唔哇,阿爾還是一樣吃得好快。」

梅發出嘆息,隨後也稍稍加快了用餐速度。

 

就在三人前去上課後不久,Polaris的門鈴再次響起…

「不好意思,我是預定要住在這裡的房客…」

提著行李的男子隔著門板喊著,看上去有些疲憊。

「啊、來了!」

匆匆放下手邊的工作,提諾擦了擦手便自廚房跑了出去。

「您好,想必您就是柯克蘭先生吧…」

提諾伸出手,微笑著等待亞瑟的回應。

「你好,我是亞瑟.柯克蘭,叫我亞瑟就好。」

伸出手回應,男子順道報上了自己的名字。

「提諾.維那莫依寧。你可以叫我提諾,阿爾的表哥。」

語末似乎加重了一些,但對方並沒有察覺。

「啊,您知道嘛。那孩子沒給提諾先生添麻煩吧?」

「沒有,阿爾是個很乖的孩子呢。我帶您去二樓,您的房間就在那裡…」

提諾頭一轉,亞瑟在那個瞬間似乎嗅到了一絲不尋常的氣息。於是,Polaris的房客終於到齊了,也代表從今以後這裡將會吵得不得安寧。

 
 
#註:文裡梅是用台語叫【阿西】這兩個字。
 
10/01/22;字數:2507

【後記】:

媽呀,這篇到底為什麼能夠以飛快的速度趕在期中修羅(考前四天)前完成啊?
雖然只是剛開頭的序章,但這麼完整的完成度大概也是我寫文以來最整齊。
不過相對的,對話句太多控管失敗(跪),不夠成熟就是不夠成熟啊(淚奔)。


綠洲組一整個太搶戲,明明你們就才認識一個暑假而已吧?怎麼搞得好像
已經快要告白了?
亞瑟阿爾一開始會吵很兇,但是後來會緩和的,畢竟這組是本命啊(笑)。
芬太太的口癖沒辦法用中文表現,我只好改成說話會加很多語尾詞,來表
現出本家說的講話很可愛的感覺。其實裡面戲份最少的是スさん(被打)。
是說芬太太跟亞瑟有一點心結,但是芬太太單方面的,之後也會解開,請不
用擔心。
總之這故事還會落落長(台)的持續下去,總覺得啦。因為後面還一堆人等
著出場呢(死)。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